快捷搜索:  test

教官快点我想要,肉超级多的糙汉文,他隔着肚兜含着她的乳

“是。”司徒卿上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将自己的传讯符拿了出来,递给慕容初,“我已经使用过一次。”传讯符只能使用一次,高等的不是没有,只是他没有那个门路去买罢了。
 
    越是高等的符箓越是稀少,属于有价无市的东西。
 
    而且以他和妹妹两个人的实力,要是买了高等的符箓,就更加惹人注意了。
 
    不过听慕容初的口气,似乎是可以修补?莫非他在符箓一道上也有涉猎么?
 
    只见慕容初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只玉笔,凭空画出一个十分复杂的图案,司徒卿上十分仔细的去看,仍然是看不懂。隔行如隔山,这句并不是空话。很多修士都会在自己专精的法术之外再另外多学点东西。而司徒卿上光是练剑就费尽了所有的心思和时间。
 
    几道光芒注入了这道失去的效用的符箓,瞬间就为这道符箓增加了不少的光彩。
 
    “长话短说。”慕容初不是符箓师,只是传讯符的效用十分不错,他才学了点皮毛罢了。而且传讯符是双方的,他只给这一方注入了灵气,自然也就支撑不了多久。
 
    司徒卿上闻言,立刻就给自己妹妹报了平安。
 
    之后,这道符箓就彻底失去了效用,变成了普通纸张,再也没有办法承载更多的灵气和符文了。
 
    “多谢慕容兄。”司徒卿上真诚的感谢到。
 
    殊不知慕容初被司徒卿上的这句“慕容兄”给惊呆了,怎么,他们都双修过了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客气的叫法?难道不应该是叫“亲爱的”或者“阿初”么?
 
    大概是慕容初的表情太过惊讶,误以为自己失礼了的司徒卿上只好再度说道,“慕容前辈,是晚辈失礼了。请不要介意。”
 
    卧槽,这一下直接变成隔辈分了。
 
    加上前世今生,我确实比你大,但是你也不用这么直接啊!
 
    慕容初泪流满面,却只能用更加高贵冷艳的脸看着司徒卿上,“叫我慕容便是。”你叫我“阿初”我也绝对不会介意。
 
    “……慕容。”司徒卿上微笑着喊了一句。
 
    慕容初点头,“司徒。”
 
    嘤嘤嘤嘤,果然他还是想的太美好了一些。要是一次双修就可以抱上媳妇儿,那么修真界不知道要多出多少道侣来?果然,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走捷径会被天打雷劈的。
 
    司徒卿上和慕容初顺利的走出了幽冥遗府,顺便还将这座洞府翻了一边,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器之类的。现在司徒卿上已经是元婴期,需要耗费的灵石要更加的多,之前的灵剑也不太够用了。求人不如求己,司徒卿上是不可能让自己再去拿慕容初的东西的。
 
    而且,如今他已经是元婴期,也该花花时间和心思却找寻自己的本命法宝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