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我的奶大,好想人要摸,课桌下的旖旎,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凌可自己的老底都被掀了个透,哪还敢笑话他:“你都知道我的黑历史了……”
      戚枫竖起眉毛:“喜欢我算是你的黑历史?”
      “不是啊……”被亲了一口,凌可才重新得到说话权,“那也算是秘密吧,你都知道我所有的秘密了。”他捏捏戚枫的耳朵道,用眼神装可怜,示意戚枫坦白。
      戚枫果然没辙,解释道:“除了相册,我哥别的都不会用,也不会看别人给我的留言,有一次他在空间里放一张在美国学击剑的照片,我在德音的同学以为是我,纷纷在下面留言说,‘哇,戚枫你怎么什么都会’……让我产生了很大的虚荣心,所以我一直都没有解释过,哪些照片是我的,哪些不是我的,这事就沈岳哲一个人知道,为了保持神秘,我还叮嘱他不要戳穿……”
      凌可眼角一抽,当初他也被那些照片给骗过,觉得戚枫简直无敌,原来是戚枫的哥哥造成了神一样的戚枫。
      “喂,”戚枫观察着凌可的表情,担忧道,“你以前也关注我的空间的吧?是不是都误会了?”
      “嗯。”凌可摸摸鼻子,不敢否认,看来他得把当初存的那些照片好好筛选一遍了……
      不过凌可认为,初中时期的戚枫只能算是个正太,那外表哄哄小女生可以,但对身为gay的他来说还不够有魅力。
      高中开始,才是戚枫的颜值体格巅峰,一直到现在,都维持在“任性荷尔蒙”的水准,叫凌可毫无抵抗之力。
      戚枫自掘坟墓,也不好责备凌可,想起戚屿昨天说的那句“帮忙试探”,不安地把凌可搂在怀里道:“可可,要是我哥假装我来骗你,你能接受得住考验吗?”
      凌可耳朵发麻,心脏乱跳……可、可可是什么称呼?
      “我……尽力。”凌可也不好说,戚枫和戚屿长得太像了,之前看照片他还总是认错,昨天能分辨出来,凌可也不知道自己是运气好还是直觉准。
      戚枫想想又觉得不放心,撑起身子道:“不行,我得在我身上留点儿能让你认出来的标记,要不我去打个耳洞?”
      凌可:“啊?”
      戚枫:“这样你就更好分辨出我跟我哥了!”
      谁也不懂戚枫的担忧和不安,有一个和自己长相一样的人,就等于他们只能用内在去吸引恋人……可在戚枫心里,哥哥是那么优秀,如果他哥真要和他抢凌可,他竟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胜算!
      虽然他哥不会这么卑劣,但他怕凌可不够坚定。
      他太珍惜这段感情,丝毫不想让任何事情去考验它,扰乱凌可的心情。
      戚枫立即拉着凌可起床穿衣服,两人下楼吃了早饭,像是防贼似的躲着戚屿出了门。
      到了耳饰店,戚枫咨询了一番后,大义凛然地坐了下来。
      他怕疼,一耳枪下去,眼泪都快被逼了出来,打完后红着眼睛望着凌可,一副求安慰的表情。
      凌可心一动,对工作人员道:“我也打一个吧。”
      戚枫愣了愣,凌可垂着眼睛小声道:“你一个我一个,以后买耳钉还能买情侣款。”
      戚枫感动不已,转身去边上买了对简洁的钻石耳钉,待凌可打完,两人就一人一个戴上了。
      两人红着耳朵回了家,戚屿见了哭笑不得道:“你们至于么?我昨天是开玩笑的。”
      下午三人围坐在一起聊天看电视,戚屿趁着弟弟上洗手间,对凌可道:“我弟这人有点幼稚,又喜欢黏人,你多担待着些。”
      凌可摇头:“我挺喜欢他这样的。”
      戚屿点点头:“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
      凌可:“……”
      戚屿看向他受伤的耳朵,柔声问:“耳朵,疼不疼?”
      凌可:“……”为什么他莫名有种戚屿在撩自己的感觉?是他多想了吗?还是一样的长相和嗓音让他产生了诡异的暧昧感吧?
      凌可垂下眼睛道:“还、还好。”
      戚屿:“你好像很紧张?”
      凌可:“我没有……”
      戚屿笑道:“你别这么警觉,我对男生没兴趣。”
      凌可松了口气:“哦。”
      不料戚屿说完那句,又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但我弟喜欢你,我也会喜欢你的。”
      凌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