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跪下,腿打开,屁股撅起,男朋友躺在我腿上吃我的胸

“令牌,不就是这个?”慕容初偷笑,献宝似的将令牌拿出来,“他们刚才既然能够取走绿玉如意,肯定身上就有令牌不是么?老天爷都在帮我们,放在眼前的肥肉哪里有不吃的道理?虽然九大灵宝只能木系单灵根用,不过我们不是认识了弘晏么?”改造一下不就好了?实在是不能改造的话,全部送给未来的小姑子司徒卿卿刷一刷好感值也是可以的!
 
    司徒卿上无语的看着慕容初,他是什么时候偷走的?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话说,身为天源派的核心弟子,慕容你这么熟练的偷东西真的好么?
 
    “你们是……”守护法器阁的修士还没有说出一句话就被司徒卿上给定住了。
 
    这是幽冥剑主传给司徒卿上的另一个方便打家劫舍的法决。有迷惑神魂的效果。当年幽冥剑主爱慕美人,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乐意跟着他,所以他就创出了这个法决,修为比他低的只要和他对视,就会被他暂时迷惑。剩下的,就要看自己本事了。
 
    若不是有这么个法决在,司徒卿上也不敢和慕容初两个人就敢过来打劫木岭门。
 
    “我们是来换法器的弟子,可以给我们打开阵法么?”司徒卿上轻声说道。
 
    “……好。”
 
    “这个法决真有用。”慕容初感叹道,难怪前世的时候司徒卿卿土豪不输给萧紫来,原来有这么一个能耐的哥哥在?
 
    “可惜你不能学。”司徒卿上有些遗憾。
 
    “没事,你会就行了。”慕容初很真心的说道,以后我就指着你养了多好。司徒卿上又美貌又武力值高还会养家,优点越来越多了简直不要太赞。
 
    木岭门的法器没有什么看得上眼的,不过慕容初还是很不客气的将它们之间品阶不错的全部收了起来。蚊子再小也是肉,而且这么多法器也是能够换不少灵石的。
 
    慕容初在将法器阁的一些法器洗劫一空之后,同时布下了一道幻境阵法,将那些下品的看不上眼的法器全部伪装成上品法器的模样。这样一来,木岭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发现法器阁里的状况。等到发现的时候,慕容初和司徒卿上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逍遥去了?
 
    底下一楼已经没有什么好东西在了。
 
    慕容初被司徒卿上牵着,运用特殊的步法走上法器阁的二楼。
 
    二楼里的法宝只剩下几件而已。剩下的全部都在大长老的私库里面。法宝是永远不嫌多的,慕容初这下子连挑剔都没有,只拿了一件适合冰系修士用的,其余的全部给了司徒卿上。
 
    司徒卿上也没有拒绝,他知道现在不是拒绝的时候,以后他总会给慕容初更好的东西。
 
    三楼就是九大灵宝所在的地方。
 
    司徒卿上将令牌扔了过去,又打出几道木岭门人人都会用的法决,顺利的将禁制给解开。谁也不知道打开三楼禁制的法决会是木岭门最基本的东西。司徒卿上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罢了。
 
    看来果然是老天爷都站在他们这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