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啊教官好大进深点

好在他的自制力和伪装能力一向很好,从五年前意识到自己喜欢同性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暴露过。
  想清楚后,凌可平静了不少,趁着天还早,他赶紧出门购物。
  校园里依旧热闹非凡,像是刚开新服的网络游戏,新生在新手村里接着一个又一个任务,满头大汗却满脸新鲜地跑来跑去。 
  宿舍楼附近居然还有人直接摆摊卖起了生活用品,包括被褥席子、电插板热水壶,被子边还立着块大牌,上书“70元”。
  有几个学生路过,凑在跟前打听:“七十元是一整套被子吗?
  摊贩是个青年模样的人,戴着一顶宽檐鸭舌帽,皮肤晒得有点黑,正热情洋溢道:“是啊,比学校发的还便宜十块呢,质量也比学校的好,你买我的绝对不亏!”
  几个学生估计是怕买到黑心货,又问了好几个问题,最后那摊贩忍无可忍地掏出学生证道:“哎,你们也别疑心了,我就是这学校的学生,瞧见没,高俊洋,经管系大四了,你们记住我这名字,东西有问题随时随地来找我!”
  新生们一听是本校学长,立刻卸下了防备。
  凌可也有些心动,他还没买热水瓶,这玩意儿体积大,还得给戚枫一起买,上外头带回来不方便,见这儿有索性就近买。
  挑挑拣拣,他又买了个皂盒和两块洗手的肥皂,一共不到五十块钱。
  结账时凌可与摊贩对了个眼,只见对方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牙,长得还挺帅气。
  不过等回到上楼,凌可出于严谨,还是给早上加了自己微信的那位学姐发了条消息:“学姐,请问一下,宿舍楼附近有人在摆摊卖东西,说是本校学长,靠不靠谱?”
  学姐有个很诗意的名字,叫齐秋蕊。
  齐秋蕊:“什么学长?如果不是学生会组织的义卖,都是违反校规的。”
  凌可一愣,还未回答,对方又发了条语音过来解释:“估计是做了假学生证混进来的人吧?学校里就算有人要卖东西也是私底下进行的,摆摊这么张扬的事被查到了少说记一次过,别轻信。”
  凌可抽了抽嘴角,看了一眼刚买的热水壶和肥皂。
  呃,这些玩意儿就算是假冒伪劣的,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又给两个热水瓶灌了水,试了不会漏,才放心。
  买都买了,将就用吧。
  不一会儿学姐又发了消息过来,告诉他哪里有价廉物美的小店。凌可道了谢,他不是爱找事的人,即便知道楼下那摊贩可能不靠谱,也没去找茬,下楼后直奔校外而去。
  到了学姐说的地方,果然货品种类齐全,里里外外琳琅满目。见店门口也列着各色热水瓶,凌可又跟店主打听了价格,得知自己没买贵,才更放心了点儿。
  接着他又买了毛巾、晾衣架、小电扇、小台灯等杂七杂八的用品。
  毛巾有不同厚度的,凌可摸摸这块,又摸摸那块,保不准自己买的那种能不能够得上戚枫想要的质量,为此纠结了老半天。
  纠结到后来,凌可被自己这小女儿情态惹恼了,气得随手抓了几条。
  ——妈的,爱用不用。
  最后挑完一算,将近三百块钱。
  “小兄弟这是买两人份啊?”那店主替他打包完,见他买的多,又随手从货架上拿了两个带花色的大口瓷碗给他,道,“送你两个碗吧,平时放宿舍里泡个方便面啊什么的。”
  凌可倒是疏忽了这点,付了钱,看着整整四大袋子东西,他有点后悔先前没跟戚枫敲诈一笔辛苦费。
  拎回宿舍后,凌可的手都快断了。
  眼看天色渐晚,凌可稍作休息又赶紧整理起来,他不喜欢把眼前的事情留到第二天。
  不过整着整着,凌可的心情突然有点微妙。
  刚买东西的时候没发觉,现在他往宿舍四处一放,才发现,他和戚枫用一样的台灯、一样的毛巾、一样的水杯……
  这种微妙感在凌可拿起店主送的那两只碗时,达到了顶点。
  因为,那是一对情侣碗。
  刚刚叠在一起,碗壁是白的,看不出什么,现在分开来一看,只见其中一个底部印着个蓝色小猫咪,另一个是粉红色小猫,两只小猫咪噘起的嘴边都还冒着一颗爱心。
  凌可一瞬间斯巴达了,有种想摔碗的冲动。
  现在再看身边一样的台灯、一样的毛巾、一样的水杯……视线再回到那两只情侣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