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www.ymwears.cn

总裁大人放肆爱吸蓓蕾|啊宝贝再不退张大点

韩子绪将自己从莫离体内退了出来,手指轻轻按揉那暂时无法合拢的红肿穴口。
  将哭泣的莫离吻住。
  “我不脏,我是最干净的。”
  看着无助流泪的莫离,韩子绪刚刚得以发泄的下腹又感到一阵热流窜过。
  将莫离的腰托起,韩子绪再度将自己埋入他的身体。
  “那个人的味道,由你来清除掉……”
  将莫离的双腿上压,莫离被抬高的□毫无保留地承受着韩子绪的每一次撞击。
  “我是你的,离儿,我是你的……”
  疯狂地重复着这句话,韩子绪几乎是失去理智般地占有着身下的人儿。
  莫离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快感所湮没。
  什么都不去想了,什么都不愿意再想了。
  这个世界乱了,彻底乱了。
  60千面2
  待一切激情重归平静,韩子绪撑起汗湿的身躯,想从莫离身上翻转下来。
  本以为早就虚弱无力的莫离,猛然睁大了双眼,抬起手臂一个巴掌便朝韩子绪脸上呼了过去。
  韩子绪本可以避开,但他便就是没有躲闪,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剐,脸被打偏过一边去。
  回过头来,韩子绪一脸平静地看着莫离仍旧带着春色潮红却布满怒意的脸,微笑道:“手疼么?还想打几次?来,随你打。”
  莫离气得连肩膀都在颤抖,忽然想到自己之前伪装的一切,原来在韩子绪面前只是一场闹剧,霎时觉得如跳梁小丑,不禁悲从中来。
  但他又拿眼前这般耍无赖的人没办法,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莫离只得卷了薄被,将自己的身体蜷了起来。
  动作中,韩子绪射在他体内的白浊溢出,下身一片黏稠,莫离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韩子绪让莫离静静呆了半晌,见他似乎在没了过激的反应,便将他连人带被都抱了起来。
  木桶里的热水早不知何时被更换过了,韩子绪将莫离泡了进去。
  莫离将韩子绪推开。
  “我自己来,你出去。”
  韩子绪权当没听见,将莫离裹着的薄被扯开,操起一旁的布巾给他轻柔地擦洗。
  莫离知道拒他不得,只好背过身去不去看那张令人烦躁的脸。
  韩子绪的手却在此时深入水里,指尖撑开莫离那松软的**。
  “你!”
  莫离挣扎起来。
  韩子绪的手穿过莫离腋下,揽着他的前胸,压制了他的反抗。
  莫离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原本充灌在体内深处的□缓慢渗出的猥琐触感。
  无尽的耻辱感将莫离的理智燃尽,他的十指无意识地抠抓着韩子绪的前臂,在上面留下了道道伤痕。
  韩子绪仿若毫无知觉般,任凭莫离胡来。
  清理了许久,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只不过原因有所不同罢了。
  将莫离虚软的身子从浴桶里捞了起来,韩子绪将他放在软榻上。
  莫离的身体因久泡热水而泛红,加上又因为韩子绪灼热的视线的缘故,自然而然地缩在了一起。
  在韩子绪看来,莫离就像只小虾米,着实可爱的紧。
  将长巾围过莫离□的上身,韩子绪抱起莫离,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手中的暖玉所制的梳子轻柔地给莫离顺着及腰的长发。
  韩子绪道:“离儿,你头发真好,细软顺滑,便与那丝绸无异,只是,似乎有些短了?”
  莫离没理会他,心想:我本就不是古代人,现代的男人都不会留长发,自己的头发是来到这里之后才开始留的,又如何能比得上那些从小便蓄发的人。
  韩子绪见莫离久未回应,问道:“离儿,要睡了?”
  其实此时时辰尚早,虽然莫离被韩子绪在床上好一番折腾,但神智却出奇地清醒,一点困意都没有。
  但他仍旧不想理会韩子绪,干脆闭了眼睛假寐。
  韩子绪顺好了莫离的长发,道:“离儿,睡着的人的呼吸可不是像你这样的。怎么?故意不理我?”
  放下手中的玉梳,韩子绪坏笑道:“也好,既然不想睡,又不愿意说话,那就来做一些别的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