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www.ymwears.cn

呵你的好大弄得我好爽|小妾被灌满得肚子鼓起嫁人

韩子绪竟然就在一片温馨的假象中拆穿了他,不仅目的达到了,还让莫离仿若做了亏心事般直不起腰来。
  想着自己的一切又再度被别人掌控在手里,莫离再一次慨叹,无论在哪一世,弱肉强食始终是个永恒不变的真理。
  韩子绪摸了摸莫离的长发,基本上干透了。
  轻柔的声音问道:“离儿,是否要睡了?如果不困,就是再‘服侍’你几次我也没什么问题……”
  话还未说完,莫离赶紧闭了眼睛缩了起来。
  韩子绪大笑。
  莫离在心中懊恼得只想冲过去咬掉他的鼻子!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笑声暂歇,韩子绪将莫离扯进自己怀里。
  韩子绪的手臂收得很紧,莫离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根本没办法躲开。
  姿势有些别扭,莫离动了动,微微调整了一下。
  韩子绪吻了吻他的脸颊,没有任何情色意味的。
  “有你在太好了,离儿……”
  莫离的心跳顿时停了一下。
  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说真话,什么时候说假话……
  罢了,罢了,这真真假假,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莫离的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61千面3
  在客栈消磨了数日,终究因为公务缠身,韩子绪不得不决定要动身离开。
  莫离一直期望着能继续留在客栈里,就算只有他一个人也好。
  但这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是的,先别说韩子绪不乐意放人,就是韩子绪哪天忽然神经搭错线想开了放手了,便轮到那文煞找上门来,莫离又能为之奈何呢?
  多说无益,在韩子绪让他收拾行装回程的时候,莫离没有异议,拾掇了一下便走了。
  刚跨出门槛,莫离似乎想起什么事来,对韩子绪说了声稍等。
  转回身去,莫离找了笔墨,给这破烂客栈的老主人——也就是那古怪的佝偻老头留了封信。
  信中对韩子绪与文煞均未提到只字片语,而只是简单交代了他有事要出远门,让老人家如果哪天回来找不着人了也不必担心。
  留好信后,莫离才随韩子绪出了门去。
  韩子绪望着莫离的眼神柔得可以拧出水来。
  大掌揉了揉莫离的发顶:“离儿,你一直都是这样,凡事总为别人着想。”
  莫离笑了笑,道:“其实这种性格实在不好,总是任着别人欺负,我倒希望能像你这般便好了。”
  韩子绪道:“做我这种人也有我这种人的苦楚,光看表面光鲜可不行。”
  将韩子绪的话在自己心念中一转,莫离也大概能体会其中滋味,便也不再接话了。
  回到天道门的别苑,韩子绪马上就被堆积如山的公务给淹没了。
  先是各个分堂许多大事要向他奏报,等着他一锤定音,其次是无数英雄帖与宴席要他出席,江湖人讲求个面子问题,这可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能替着去的。
  作为韩子绪副手、苦苦支撑多日的无尚分舵主早就叫苦不迭,飞鸽传了数封急件才把人给招回来了。
  即便是韩子绪能力再强、做事再有效率,要消化这些东西也需要时日。
  莫离回到别苑后反倒轻松不少,至少没老被精力过剩的韩子绪缠着每日下不来床。
  但在韩子绪看来却是郁闷至极的。
  他与莫离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才有了好转的迹象,铁匠尚且明白打铁要趁热的道理,如果因为这些例行公务而冷落了那心尖儿上的人,实在是件得不偿失的事。
  于是最迟忙到晚膳时辰,之后的时间里韩子绪一般都要回别苑去陪着莫离了。
  实在有抽不开身的急件,也索性带回屋去,边让莫离陪着边处理。
  所以最近,常常是莫离睡了一觉半途醒来,还看到那灯前案旁依旧忙碌的身影。
  本来是貌似风平浪静的两人之间,却因为一件事情,无端地掀起了一股惊涛骇浪。
  这事儿,说起来还得与天道门的死对头——一言堂有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