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www.ymwears.cn

乖,不能流出来,堵住|女友太瘦不敢使劲

那日深夜,韩子绪终于处理完堆积的公务,从位子上站起,舒了舒发紧的筋骨。
  走到床榻边,便看到莫离微微蜷着睡得香甜的模样。
  韩子绪记得,莫离入睡前,自己明明给他盖上了薄被。
  但估计是天气炎热,到了这时辰,被子也让莫离给蹬开了。
  光裸修长的小腿从宽白丝袍中露出,交叠着卷着被角。
  原本在腰上系着的束带,不知为何松散开来,两合页剪裁的丝袍从锁骨处便打开了来。
  莫离虽瘦,但锁骨直前胸处却非常诱人。
  在暗淡摇曳的烛火下,明明是平静呼吸的人儿,却越发渗出一股甜腻的味道。
  韩子绪因公事繁忙多日禁欲,而现下又看到眼前这幅不经意间制造出的欲遮还羞的景致,那簇急火便从头到脚烧了个透彻。
  对于莫离的滋味,其实从两人初次经验时,韩子绪便有了食髓知味的感觉。
  其实,他由于修炼源于少林密宗内经的无相心经的缘故,讲求阳刚至纯,少欲寡欢,故向来是对性欲一事很是淡泊。
  之前在与师父四处游历中,为了破那以吸人精气修炼邪功的红莲妖众们的肆欲魔阵,他也曾被那些妖娆男女们多般以魔功相缠。
  但即便是在那时,他也心如明镜,下手狠绝,将那些绝美之人都力斩于下,可见其定力之强,可谓是非同一般。
  但这一切过往的自我认知,在遇到莫离之后便彻底土崩瓦解。
  本以为在客栈那数日缠绵之后,自己对莫离所有的浓烈欲望能稍加稀释,但越是压抑,那疯狂叫嚣占有的想法反而越发强烈。
  虽然知道莫离事后会生气,但韩子绪在某些时候若是要强硬起来,也是个容不得讨价还价的主。
  将莫离的身子在锦被中捞了起来,再将人从那无甚作用的宽袍中扯了出来。
  大掌拂过莫离身体的敏感之处,轻易便燃起了火焰。
  莫离睡得迷迷糊糊,被人这么一逗弄,神智上虽是抗议,但身体上却是受用的。
  当韩子绪将莫离的身子翻转过来,手指在他体内抽动的时候,莫离虽然眼睛尚未能睁开,但小腿已经绷得很紧,而脚趾也不由自主地蜷了起来。
  身体的温度高得惊人,那原本□的身体在韩子绪纯熟的逗弄下软化开来,那蜜色的入口轻巧地张合着,似在发出某种邀请的讯息。
  韩子绪脑中一热,用手托起莫离的腰肢,让他跪在软榻上,一举便从背后攻入。
  被突如其来地盈满,莫离痛呼一声,双手撑在软枕上,十指抠抓着枕上的丝缎,承受着后方的贯穿。
  期间曾有数次,莫离因为手上乏力,险些被冲撞到塌上去。
  还好有韩子绪注意着,长臂一揽,才将莫离那下落的趋势给打住。
  不过韩子绪似乎对这个未曾尝试过的体位很是满意。
  之前没有采用这种过于强势的姿势,并不是因为韩子绪不喜欢,而完全是出于体贴和感化莫离的需要。
  今日得偿所愿,韩子绪更是抑制不住,那身下的□也更为猛烈起来。
  莫离因神智不清,被操弄得有些忘乎所以,平日那刻意压制的呻吟在今晚看来也少了许多抑郁的成分,而完全是随了性。
  诱人的声线越发刺激了韩子绪的行为。
  呻吟与低喘相容,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无法自拔。
  就在那□迭起之际,韩子绪一个攻入,便将那阳精如数泄入莫离体内。
  莫离脑中白光一现,惊叫了一声。
  便是这一声,让原本在欲海中沉浮的二人都如被当头泼了盆冷水,着实浇了个透心凉。
  莫离叫的这一声,并非其他,而是文煞的名字。
  这时候,莫离就是再迟钝,也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脑中的瞌睡中霎时飞得无影无踪。
  身后明显僵硬了许多的韩子绪的身体贴着自己的,温度依旧滚烫,但其间似乎忽然隔了一座冰山。
  其实对于这事,实在怨不得莫离。
  要知道,莫离在无赦谷中呆的时日颇多,身体早已被灌入了某些定式。
  强势的文煞,总是在房事中有颇多古怪的癖好,其中一个,就是喜欢逼着莫离在□的那刻叫出自己的名字,如果不叫,那后果可以用不堪设想来形容。
  莫离之前在谷中为了配合韩子绪的计划,很多时候便就是虚以委蛇也要服服帖帖地从着文煞,顺着他的毛捋。
  久而久之,这种房事上的定式便形成了一种习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