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www.ymwears.cn

宝贝还能再深一点我|小黄文污到你湿

今夜的韩子绪,本就是在莫离神智不清的时候行的事,而且一直采的是背后位,让人看不到脸不说,还一反之前温柔的常态,用那霸道狂肆的做法,无端地与文煞的惯常行为重了合。
  莫离在非条件反射下,便依习惯叫出了文煞的名字。
  这只是一种身体上的记忆,而远非精神上的。
  感觉身后疲软下来的巨物猛地从自己体内抽出,带着明显的怒意。
  莫离一阵吃痛,却咬了唇没吭声。
  脑中挣扎着是否要向韩子绪解释一番,但想到韩子绪对他在无赦谷中的境遇实在是清楚得很,自己与文煞的那段难以启齿的烂事,始终也是根在韩子绪心中拔不掉的刺。
  解释反而是掩饰罢了。
  但莫离在转过头来,看到韩子绪用沾了水的软巾为自己处理秽物的时候,又被那双带着温柔怜惜与些许愠怒的矛盾眼神给生生地刺了一刺。
  莫离终究还是开了口。
  “韩子绪,其实我……”
  可惜话尚未说完,便被韩子绪给打了停。
  “不必说了,我都明白。”
  韩子绪继续着手上清理的动作,眼神却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避开了莫离的视线。
  莫离惨然道:“你真能明白?”
  关于他与文煞,他与韩子绪之间错综复杂的一切,有时候,就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
  韩子绪没有回答,只是将莫离圈到了怀里。
  这一夜,韩子绪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62千面4
  自那次乌龙事件之后,不知是说运气太糟恰巧便碰上了抑或是有心人士的故意操作,天道门各地的分舵均被一言堂的人不同程度地破坏骚扰。
  光是天道门旗下各路镖局的损失便已不计其数。
  那一言堂的目的显然不在于劫标,而是毁了财物伤了人便走,明显是在跟天道门过不去。
  虽说镖局营生并非天道门的命脉所在,但却最耗费人力,所以靠此为生计的弟兄也最多。
  镖局不稳,进而也影响了人心。
  各地分舵诉苦的奏报纷至沓来,韩子绪身边顿时谣言四起。
  这也不奇怪。
  话说镖局接镖一事本属门内机密,如果出现押镖线路泄露的问题,那也只会是个别的事情。
  但现在位于全国各地的镖局无一例外地全部被袭,那便说明了消息泄露的责任并不在各个分舵身上。
  而天道门唯一能知晓全国分舵镖局押镖线路的人,也只有门主韩子绪一人。
  不过武林众人皆知韩子绪与文煞之间水火不容的状态,所以自然而然地便会认为,韩子绪身边出现了文煞安插的眼线内奸。
  而那押镖线路,正是从韩子绪手中盗得,进而传回一言堂的。
  至于那内奸是何许人也?
  众人虽未明说,但视线却总是有意无意地飘向韩子绪的卧房。
  那里,除了住着韩子绪,还有一个莫离。
  要说莫离完全没有机会接触天道门的机密信函也不尽然。
  毕竟过去的那许多日夜,韩子绪都有将各路急件带回寝室批阅的习惯,莫离是逃不开嫌疑的。
  这样一来,就算是韩子绪也只能对此事暂时保持沉默,以示公正。
  本来,莫离的存在是韩子绪所极力隐瞒的。
  但那日在青峰崖上的一战,折损了无数弟兄,那些参与那次行动的死伤者的家属们,都是睁着眼睛带着怨气盯着莫离的。
  起初,骇于韩子绪在天道门的绝对权威,那许多想拿莫离开刀泄恨的人只能硬生生地将对一言堂的那口恶气给吞了下去。
  恰好这次出现了这么一个敏感事件,而且时间不早不晚正是莫离出现在天道门后不久发生的,大家的神经又再一次被刺激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