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还在体内乖吃饭h,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

和模拟式封闭特殊考试不同,这是按期进行的全联邦范围内的军校生考试,每年期末,递交申请并且获得批准的军校生,将按考试章程进得和项目的测试,选出优胜者。
另外,这是相对公平的全联邦性考试,虽然名称为镇帝特殊考试,考生范围却不限于镇帝军校,只是考场设定在镇帝军校而已。
因此,在考试中取得第一名的话,就等于成为全联邦非将军血统的新一代军人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上面同学们提到的派克学长,就是其中之一。
对于每一个普通血统的军校生来说,镇帝特殊考试是他们的梦想。
因为每年报考的人数太多,竞争激烈,名额有限,光要通过校长那关得到考试批准,就已经很不容易。
不知道今年镇帝军校的准考名额有多少个,希望今年名额多点,申请会比较容易通过。凌卫,我知道你不喜欢利用自己的背景办事,不过镇帝特殊考试可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大事,要不要考虑一下请凌夫人出面向默克校长打个招呼,她一向都很疼爱你吧?”
“不可以。军人应该保护家人,而不是利用家人。”
“死板……”
两人的交谈,被忽然跑进来的人影打断。
“不好了!”布鲁克斯从外面急奔进来,脸色焦急地大喊,”女子L班的莫裴莹在织子光枪实习课上被误伤!”
凌卫和叶子豪猛然从课桌胆站起来。
“怎么会这样?”
“好像是防护罩出了问题,实习过程中被同学的织子光枪击中,正送往医院……”
还没说完,凌卫已经冲着镇帝军校内部医院飞奔而去。
特等病房的大门,被擂得咚咚大响。
跷课后懒洋洋待在房间里看立体三维电影的凌谦,却仍由外面的人心急如焚地敲打着门,半天才慢吞吞地关了电视去开门。
打开门后,一脸焦灼的凌卫闯了进来。
“凌涵呢?”扫视过客厅,掀开帘子后面,把套房的两个大房间和每个角落都查看了一遍,凌卫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人,”凌涵在哪?”他转头,看着凌谦。
一路从医院跑过来,他胸膛喘息似的轻轻起伏着。
“我又不是凌涵的保姆,怎么知道他在哪?”
“凌谦,现在不是油嘴滑舌的时候!”凌卫黑色的双眉完全拧在一起,”凌涵到底去哪里了?我要立即见他。”
由于他的态度,吊儿郎当的凌谦也收起笑脸,露出不好惹的表情,”哥哥也别太过分了,凌涵虽然是你的名义上的弟弟,但同时也是级别比你高上不知多少倍的联邦军官。连你的校长和他见面,都需要事先预约呢,何况是你这样一个普通军校生。”
对于他的指责,凌卫难以为自己辨护。
凌谦说得没错,按照规矩来说,凌涵是他即使在路上撞见,也要停下敬礼,然后侧身让路的长官。
“我是因为有紧急状况……”
“小小的军校生能遇到什么需要和高级军官会面的紧急状况?总不会和联邦的军国大事有关吧?一定是些鸡毛蒜皮,我看最近凌涵忙到晚上睡觉都没功夫,不会有时间和你见面。”
凌谦的态度近乎奚落。
凌卫则不理会他的态度,以尽快找到凌涵处理事情为第一要务,耐心地解释,”镇帝军校一名女生在实习课上被织子光枪误伤,情况危殆,医生说可能要截去下肢……”
“原来是这个啊,消息已经登在即时消息栏中了,要截肢吗?太可怜了,既然是军校生,一定很年轻人吧。”凌谦打个哈欠,不紧不慢地转身回房。
凌卫拦住他,”先告诉我凌涵在哪里。”
“呵呵,这事你打凌涵有什么用?又不是凌涵打伤他的,实习中误伤的学生每年都有,只能算她倒霉吧。”
“什么话!”凌卫眼中掠过怒色,但可能是想到此事也许会需要凌谦出力,控制着情绪,继续晓之以理,”医生说,这样的重伤,一般救治程序是截肢,但这不是唯一的办法。如果可以让她使用再生治闻仪的话,就可以……”
“不可能。”
“什么?”
“再生治闻仪可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使用的,这样精密的仪器只能用来治闻受伤的军部精英。”
冷酷的话,让凌卫目光充满愤懑。
“使用一下仪器就能让一个人避免失去双脚,何者为轻不是很清楚吗?受伤的军校生,一样是联邦未来的优秀军人!”
“整个联邦只有几个地方配置了再生治疗仪,如果每个不起眼的军校生或者普通士兵受了伤都要使用这么高级的仪器,所有再生治疗仪就会时时刻刻被占用。万一到时候有军部的重要人物需要使用怎么办?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一个将军的性命比整个军团的士兵都重要。”
“凌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