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肉文女配伤不起,五个校花在我胯下娇喘

不是我弄的。”凌涵没有卖弄地给出简单答案,”虽然没有军部特权,但凌谦还是有点门道的。”
凌卫难掩眸中的精光,”我可以打开舱门看看吗?”
心情激动下,预期也是跃跃欲试的迫切。
凌涵挺喜欢他真情流露的样子,欣赏了一会后,才说,”钥匙在凌谦手里,想使用的话就去找他吧。”
凌谦快步走进房间,”凌谦,客厅那台微型战机的钥匙……”看清楚房里的情形,他停下。
凌谦穿着整齐的军服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冰块,证在帮自己敷眼角的淤青。
“怎么了?”凌卫问。
“有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打算把我订的战机领走,哼,想插我凌谦的对可没那么容易。”
“哪个混蛋?你们动手大家了?”
“除了修罗家族的人,还有谁干那么猖狂?不过不要紧,他比我伤得还难看,而且战机还是被我弄来了。”凌谦语气很糟,说了两句后,把冰块粗鲁地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坐起来瞪着凌卫,”和战机还有眼角伤这种小事比起来,我觉得还是别的事更需要好好解释。”
“什么事?”
“当然是医院里的事。”凌谦犀利地直接说出来。
凌卫尴尬又愤怒,”你监视我。”
今天才知道我监视你吗?真是岂有此理!”凌谦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和女人在病房里接吻,还敢摆出一副指控的表情,欲求不满到要勾三搭四的话,还不如痛快点想我提出来好了,一定会满足哥哥的。”
凌卫甩开他挑到自己下巴的收,”别说这么难听的话。”
感觉到凌卫的拒绝,凌谦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俊美的脸隐约扭曲着,好像随时会变身为恶兽一样可怕,只是静静站着,仿佛积蓄着能量要炸开的样子,让凌卫心悸……
后肩忽然被什么碰了一下,让浑身肌肉绷紧的凌卫猛然跳开扭头。
凌涵出现在身后。
“哥哥,为了你的战机,凌谦今天够倒霉的了。”凌涵轻轻说,”你就不能首位体谅一下别人吗?”
趁着凌卫防备暂时放松的空挡,凌涵把他推到凌谦面前。
不让凌卫有机会逃走似的,还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好了。凌谦,一个2吻并不代表什么,哥哥现在不就站在你面前吗?爱他的话,好好亲吻机会就好了。”凌涵和气地劝导着。
单禁锢腰杆的手臂,有着不容易忽视的力度。
有凌涵的缓和,凌谦似乎没那么生气了,他气恼地看着凌卫,渐渐的眼光充满了一样的兴奋,把脸凑上来。
不想又把他惹翻的凌卫,只能被动地让他亲吻自己。
“哥哥的嘴里面有女人的味道,要好好洗干净。”凌谦用舌尖撬开双唇,任性地在里面翻搅,发出令人脸红的湿润的声音。
浓郁的将要性交的雄性气息,通过唇舌间的侵占传达到身体,好像脑神经也被舌尖热烈爱抚一样令人战栗。
“有感觉了吗?哥哥。”凌涵贴着耳边问。
抱着腰杆的手缓缓下移,若有若无地帽徽着两腿间有隆起迹象的地方。笔挺烫贴的军裤,只要有男性反应,很明显会露出端倪。
“嗯,哥哥被我吻到勃起了。”结束了深吻后,凌谦低头瞄了瞄那地方,露出促狭的笑容。
凌卫好像被抓到罪证一样狼狈不堪。
凌涵从后面绕过来的手,开始轻轻的拉他的裤链。
“不要……”凌卫低声阻止。
但被凌涵探入深蓝色军裤,隔着白色内裤触摸敏感的强烈感觉,让凌卫无法积蓄发出正常的胜利因。
“哥哥明明想要的。”凌谦撒娇似的嘀咕了一声,身体倾前,用牙齿摩擦凌卫的喉结。
十分性感的代表着情欲的温柔动作。
大概孪生子真的心有灵犀,展在身边的凌涵,在凌卫对凌谦亲吻喉结的动作发出感觉的刹那,扯下了白色内裤。
半勃起的阳物漂亮地暴露在空气中,凌涵大方地抚摸着。
被两个弟弟前后夹攻的军校生,露出难以压抑的带着颤栗的喘息。
“站着好像不怎么好。”凌谦一边继续亲吻,一边睁开眼睛大量了周围。
他们把下体已经裸露的哥哥带到客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