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欧美18vivode孕妇,啊在车上停不下来了

“这是哥哥喜欢的战机。”凌谦握住凌卫形状好看的阴茎,”这时哥哥给我的奖品。”
“凌谦,不是这样……啊……”被忽然含住敏感的冲击,是凌卫发出低微的叫声。
连抚摸都禁受不住的年轻肉棒,遭到唇舌熟练又霸道的戏耍,凌谦含住哥哥的东西,好像要从里面把哥哥的灵魂都吸出来似的狠狠吮着,每次用力收缩两颊,凌卫就发出断续的哭泣似的声音。
凌涵让他的背部靠在自己胸前,支撑着他乱颤的身体不至于完全倒在地毯上。
不断绷紧后放松,又从放松蓦然绷紧的背部肌肉,诉说着快感,在肉体中激烈碰撞的程度,凌涵牢牢抱住他,不许他逃开凌谦的唇舌抚弄,用心地等待着。
“呜……”
 当凌卫因为口交的快感而忍不住重重弓背时,凌涵把早就蓄势待发的粗壮男根,一口气嵌入哥哥体内。
  “啊!啊啊——呜——”
  狭小的入口忽然遭受过于可怕的扩张,凌卫痛得大口喘气,靠在凌涵怀里。
  凌涵温柔地抚摸着他渗着痛楚的汗液的脸庞。
  “虽然心里明白和女人接吻不意味着什么,不过哥哥这样做,我们心里还是会很难受的。”凌涵在他耳边静静地说。
  语气之平静,令人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凌谦用牙齿惩罚似的,轻轻的磨砺男根敏感的表面。
  孪生子心有灵犀的同时发动,侵犯着凌卫的前后两方,像嫉恨的毒蛇在瞬间喷出毒液,深深腐蚀着被他们纠缠占有的年轻躯体。
  遭到包抄的凌卫,连一丝逃离的机会都没有。
  “呜————嗯!呀!嗯嗯——”
  体内猛烈的攻击,肉棒强劲碾过每一寸黏膜,在不断重复的抽和插的动作之间,身体仿佛要被毁坏般的开始融化。
  大概因为下体受到过度刺激,从腰开始往下都处于半麻痹状态。
  凌卫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身体状况,既麻木又清醒,他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正呈现极羞耻的姿势,无法想像被弟弟狠狠操弄着,被弟弟含着肉棒吸吮,而发出阵阵呻吟的自己是怎么一副狼狈样。
  但某一根神经,却在所有的麻痹中清醒得令人胆颤心惊,敏锐的捕捉着被侵犯的每一丝轨迹,告诉他凌涵硕大的阳具正如何扩展着他的甬道,插入到体内深处,在肉膜的紧紧包裹下抽出,再用劲狠狠插到根部。
  连两个肉球也要挤进来似的用力。
  交媾的湿漉漉的噗滋噗滋声,淫靡不堪地在天花板上方回旋,无遮无掩。
  “哥哥快射了吗?”凌涵的声音从后面钻进耳膜。
  他并不是在问凌卫,视线射向下方贪婪的含着凌卫男根的凌谦。
  “嗯,应该差不多了吧?我会全部喝掉的。”凌谦含混不清地回答。
  凌卫笔直的正在跳动的器官仿佛成了他的猎物,凌谦把舌头抵在顶端的小小的开口处,加大力度地用舌尖搔刮脆弱的尿道口。
  凌卫急喘起来,“不!不要……呜——凌谦……”
  他的哭声让两个弟弟更为疯狂。
  把他抱在怀里,从后面狠狠侵犯着他的凌涵,把手绕过他的腰,伸到他的两腿之间。漂亮的花茎现在是属于凌谦的,他没有和凌谦抢地盘,指尖捏住胀得圆圆的肉球,有节奏地挤压着。
  “呜——”现在的凌卫,只要再加一点刺激,也会禁受不住的发出求饶般的声音。
  非常诱人。
  结实腰杆在身后激烈律动,让凌卫下半身完全不听使唤。
  遭到攻击的肉穴,仿佛有自我意识般的不断收缩啜泣。
  凌涵猛烈地挺着腰,把甬道扩展到最大的肉棒进入深处时,可以摩擦过里面让人战栗激动的凸点。
  “嗯——呀!呜嗯……不……不行——”
  “哥哥,我想你认真的射给我看。”凌涵把热唇贴在已经完全变红的耳廓边,轻轻发出声音,像呵气一样。
  甬道内完全湿润了。
  也许是凌卫被撩拨后肠道自然的滋润,也有可能是凌涵男根分泌出体液,不管那是什么,反正性器在狭窄菊口频繁进出时,身体内部传来令人脸红的声音。
  “不!不要……呜——嗯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