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1v1h紧致双处,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公车上太深了啊快点

凌涵拧住他的下巴,唇贴在他脸上轻轻的吻着,脸颊通过嘴唇,传递过来着宛如媚药般的气息热度。
  他慢慢的,有耐心的亲吻。
  伸到下面的手握住凌卫的花茎,殷勤地动着,让已经射过一次的哥哥在自己掌心里一点点的再次勃起。
  前后都受到足够的照顾,凌卫扭动的身躯很快又下意识地绷紧了。
  凌谦坏心眼地撞在前列腺上,快感电流簌然窜过脊背。
  凌卫忍不住大叫出来。
  “呜!啊……”
  凌涵在这时候重重复上他的唇,仿佛执意要霸占高潮时的呼吸似的。
  叫声被他封在嘴里,凌卫性感的喉结上下激动弹动,变成含糊呜咽。
  分身抖动着,在凌涵掌中吐出乳白色的体液。
  “呼!”
  凌谦做出最后一下贯穿,把热辣辣的种子射在哥哥体内,呼出一口气,心满意足地把软下来的凶器抽出来。
  “哥哥好棒,屁股好像会吸吮我的肉棒一样。”
  他把凌卫的后背往前推了一下,让自己可以方便的观察凌卫身后诱人的禁地。
  臀缝中藏着的入口一片蹂躏后的悲惨景象,像熟透的水蜜桃一样半红肿着,因为刚刚才容纳过巨大的异物,扩张过的括约肌正缓缓合上。
  看见自己的男性精华正从哥哥漂亮的肉洞里淫靡的缓缓溢出,沿着大腿根部往下流淌,凌谦感到份外满足。
  “好想再来一次。”凌谦用指尖抚摸红肿的边缘。
  正在高潮余韵中失神的凌卫,被吓得立即清醒过来,转过头瞪视凌谦。
  “凌谦,节制一点。”凌涵开口,“哥哥的病才好没两天,你这样他又会发烧。”
  “哥哥可是体格强壮的军校生,才没有你说的那样虚弱。”
  “我已经说了,不可以。”凌涵毫无商量的用平静语气结束争论。
  凌谦用灼灼的目光看着他。
  凌涵对他的逼视并没有表现出在意,把凌卫从地毯上抱起来,“我带哥哥去清理一下。”
  “喂,凌涵!”凌谦在后面传来声音,“别在浴室里背着我偷偷和哥哥又来一次哦!”
  “那是你才会干的事。”
  说完这个,凌涵把凌卫抱进了浴室。
&    &    &    &
熟练的在浴缸放满温水,帮凌卫做体外和体内的清洁。
  把凌卫洗干净抱出来时,凌卫已经睡着了。
  凌谦从另一间房的浴室洗好澡过来,看着凌涵把全身赤裸的凌卫动作轻柔地放在床上。
  “这么快就睡了?”
  “可能是太累了,激烈运动后泡在暖洋洋的水里面很容易会睡着。”
  沐浴后的凌卫头发有点湿漉,水分滋润下,短发显得更加乌黑,肌肤覆上水嫩的粉红,像诱惑人抚摸一样。
  凌涵在凌谦的注视下展开薄被,盖在哥哥赤裸的身上。
  干完这一切,孪生子的目光默默对在一起。
  “过来聊一下?”凌谦下巴朝房门外扬一下。
  两人走出去时顺带关上房门,到了在客厅对面直通过去的露台。
  这里可以俯瞰镇帝军校的大致轮廓。
  “昨天的话都是胡扯的吧?”
  “什么意思?”
  “什么不想哥哥变成躲在男人身后受保护的女人,宁愿挺身而战的话,都是胡扯。”凌谦盯着凌涵,“你早就知道爸爸会插手,不管我们怎么做,有爸爸支持的话,哥哥一定会参加特殊考试,对不对?”
  对凌谦咄咄逼人的视线,凌涵缓缓转过身面对露台外方,眺望远处军校大楼顶端的巨三角造型,“爸爸这样做,也是希望哥哥可以早点出人头地罢了,像镇帝这种军校的学生,毕业后要获得晋升,循正途至少要浪费四五年。可如果哥哥在特殊考试里可以有突出表现的话,那么爸爸就有一定理由提拔他了。”
  “急功近利。”凌谦冷冷地哼了一声,“爸爸只是把哥哥当成又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拼命的浇灌肥料,希望栽培好然后快点收获果实。哥哥要是可以出人头地,以后当然会对爸爸忠心耿耿,但是如果哥哥在这过程中被人害死的话,爸爸也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