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小诗,乖乖打开不然痛的是你,被民工玩的校花

“喂,要不,你当我的男朋友吧?”
  凌可听见面前的人用低沉的嗓音问出这句话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是他暗恋数年的人,此时此刻,对方微勾着唇角,笑容里透出一股让人捉摸不清的暧昧,深邃的眸子一错不错地望着他。
  ***
  001.初次见面
  凌可第一次见到戚枫,是在他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
  还记得那个夏天气温出奇的高,骄阳似火,他独自坐地铁去音乐学院参加业余钢琴八级的等级考试,到了地方,热得浑身都湿透了。
  入口处来来往往全是来考试的人,涌在指示牌前看考场的位置。
  凌可抱着快被揉烂的乐谱,踮着脚尖往人堆里挤。
  这时,学院门口驶来一辆黑色的轿车,车身漆面在光照下泛着锃亮的光,引起好些人的围观。
  车停,里头下来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他穿一身精致漂亮的黑色演奏服,裹身的小马甲收着腰,一头黑发梳得整齐,衬着玉瓷似的肤色,简直像个童星。
  凌可呆立在一边,只觉得那家伙……好他妈酷!
  可边上大人却咋舌道:“哇,宾利耶。”
  另一个大人扯着自己的孩子附和道:“瞧瞧,有钱人的小孩都这么注重教育,我们的孩子更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女孩仰着头一脸天真地问:“妈妈,我们家没钱吗?”
  家长瞪了她一眼,道:“没钱也砸锅卖铁让你学,记得一会儿好好考试,知道么?”
  孩子不情愿地“嗯”了一声,微微垂头,用欣羡的目光望着那位有高级轿车接送的“有钱少爷”。
  凌可也在看,但他想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么热的天,穿长袖长裤的演奏服来考试,那家伙不热吗?
  摸索着到了钢琴考场,凌可跟其它考生三三两两鱼贯而入,又根据考试级别分别前往不同音乐教室附近的候考室,陪同的家长都被留在了考区外。
  到了候考室,凌可一愣,竟然在里头看到了那个身穿演奏服的男孩。
  ……他也是来考钢琴?
  也对,除了钢琴,其它演奏考试基本上都允许自备乐器。
  小提琴、二胡之类的,自然是用自己的乐器比较顺手,只有考钢琴的人才会两手空空。
  候考室不过十来个人,凌可看了黑板上的名单,见自己排在八号,根据时间推算,等一个半小时左右就能轮到他了。
  他找了个靠边位置坐下,一边偷瞄跟他隔了两排的马甲男孩,一边翻着乐谱,回忆那几个会被重点考察的技巧点,尤其是那首克拉默的《21号练习曲》,这首曲子节奏很快,以训练右手的三四五指力度为主,这三指恰恰是凌可最薄弱的点,轮指练习时经常弹错,他试着在桌上轻轻敲击手指做小幅度练习。
  就在这时,身边突然一阵轻响,有人坐了下来。
  凌可吓了一跳,没想到是自己刚刚在偷看的马甲男孩!
  男孩生得俊俏,因为年纪还小,巴掌大的脸还都没张开,但五官已能瞧得出帅哥的雏形。加上一双天生带笑的眼,想必不出几年就会出落成众星捧月般的人物。
  凌可呆呆地看了他两秒,莫名有些紧张。
  这……他怎么过来了?难不成是自己刚才偷看他被他发现了?
  “喂。”那人笑吟吟地看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淡淡的香,不知道来自衣服还是头发。凌可想起自己刚才几乎被汗湿透的T裇,怕让对方不舒服,下意识地往边上倾了倾身子。
  那人反而凑得更近了点儿,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戚枫。”
  ……七分?
  凌可回想了一下,恍惚记得自己的确在名单上看到过一个“戚”姓的名字。
  “我叫凌可。”他低声回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